西方与民族,大众与小众,影视音乐在“雅”“俗”间不断变迁

幕后2018-12-07 20:28:25

影视音乐一直不容小视,最初,音乐这种独立的听觉形式首先与电影结合,随后,它在“雅”“俗”之间不断游走,寻找着与影视、与时代的结合点。

一开始我国的影视音乐深受西方音乐影响,随后电视剧诞生,电影代际更迭,影视音乐在演变过程中,又不断地民族化和通俗化,成为大众娱乐中雅俗共赏的重要一环。而如今,我们又能感受到影视作品中,小众音乐正在赢得更多的青睐。

01

早期深受西方音乐影响的电影音乐

那首著名的《送别》,是受到西方音乐影响的代表作。这首作品自1915年诞生以来,被应用到不同年代的多部电影之中,如1963年的电影《早春二月》和1983年的电影《城南旧事》,再如《让子弹飞》和《厨子戏子痞子》。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送别》的歌词出自李叔同之手,是西方音乐和古典文学结合的典范,歌词婉约精致,节奏朗朗上口,意蕴无穷。

曲调则取自约翰·庞德·奥特威作曲的美国歌曲《梦见家和母亲》。李叔同在日本留学时,日本歌词作家犬童球溪采用《梦见家和母亲》的旋律填写了一首名为《旅愁》的歌词。而李叔同作的《送别》,则取调于犬童球溪的《旅愁》。

不光是《送别》,从整体来看,近代中国电影音乐先后受到了西方歌剧音乐、爵士乐和进行曲的影响。初期电影音乐偏爵士风,从经典电视剧《情深深雨濛濛》中依萍演唱的歌曲中,我们大致能感受到歌舞结合的“大上海”曲风风靡一时。

随着抗战进入关键期,群众革命热情高涨,“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电影音乐往往一曲两用,既是主题曲或插曲,又发挥宣传动员之功能。

革命时期的歌曲,融合了国际革命歌曲和西欧进行曲的风格,剧作家田汉和音乐家聂耳成为电影音乐上的黄金搭档,《毕业歌》《义勇军进行曲》为代表作。

由田汉作词,聂耳作曲的《毕业歌》是1934年中国第一部以有声电影手法创作的影片《桃李劫》的插曲,同样,《义勇军进行曲》是1935年的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歌,铿锵明亮的曲调和激越有力的节奏,口语化的散文歌词,都非常适合宣传动员。

02

改革开放后:民族和国际的交融

改革开放后,我国的文化事业进入了新的历史发展时期,影视既是民众精神娱乐的重要组成部分,又是文化自信和民族自信的招牌。因此,一方面突出自己的民族特色,一方面和国际接轨,不论寻找民族文化和国际文化的切入点,也就成了这段时期影视音乐的主调。

从80年代开始,四大名著接连被搬上了电视荧屏,与之相关的影视音乐一直激荡着观众的灵魂。86版《西游记》,闫肃作词,许镜清作曲,二人包揽了该剧大部分音乐。如片头曲《云宫迅音》,由许镜清做曲,这首曲子用了弹跳式的电子乐,东方的编钟、琵琶和古筝,西洋管弦乐中的竖琴、小提琴,还有西洋异域风情的手鼓等,加上空灵的女声哼唱,为观众营造了一个缥缈迷幻的西游世界。

《红楼梦》的作曲哀婉清丽,由作曲家王立平完成;谷建芬和王健携手创作了《三国演义》片头曲《滚滚长江东逝水》和片尾曲《历史的天空》,分别为杨洪基和毛阿敏演唱;刘欢演唱的《水浒传》的主题曲《好汉歌》家喻户晓,由作曲家赵季平创作。

这四部电视剧配乐,因其自带的古典文学基因,大量使用民乐,整体上走高雅路线,加上那个年代的创作者们靠着一份情怀呕心沥血地创作,音乐质量非常高,传唱经久不衰。

当代电影配乐,不得不提的名字是赵季平,他的配乐跟第五代导演的电影密不可分。陈凯歌的《黄土地》《霸王别姬》,张艺谋的《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活着》《秋菊打官司》的电影配乐,均为赵季平作曲。

当时,不论是文学作品还是电影,都受到了80年代中期“文化寻根”热潮的影响,注重对传统民风民俗的发掘,在表现风格上更加强调民族性。因此表现在电影配乐上,也更偏重民乐的使用。

在陈凯歌和张艺谋的电影中,除了主观色彩和特定的象征寓意之外,还有着强烈的民族性,他们强烈渴望通过影片探索民族的文化历史和心理结构,而浓厚民族气氛的营造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电影配乐。

一面是文化“寻根”,一面是西方文化的大量涌入,电影在这两个极端中摸索,电影配乐既使用民族乐器元素,同时也加入西方作曲技法,极力和国际接轨。

不光是陈凯歌、张艺谋,包括姜文、娄烨等名导在内,他们的电影跟欧洲三大电影节密不可分,比如陈凯歌和张艺谋分别因戛纳金棕榈奖和柏林金熊奖蜚声中外,我国电影在国际上赢得了更多的声誉。

03

90年代后期的发展方向:通俗化 偶像化

90年代后期开始,不论是电视剧还是电影中,都处处可见流行歌曲的影子。电影方面以冯小刚和贾樟柯为代表,“冯氏电影”的音乐请来了诸如孙楠、王菲、刘若英等流行歌手演唱,而贾樟柯的电影,众所周知,使用大量的怀旧流行歌曲是其电影一大特色,尤其偏爱叶倩文,至今保持。

随着改革开放进程不断加快,影视音乐逐渐变得通俗化,这跟电视剧的家庭属性和受众面之宽广是分不开的。电视剧发展进入90年代后,古装剧、武侠剧、刑侦剧、家庭情感剧和青春偶像剧等各类电视剧都出现了代表作,加上港台剧的引入,电视剧领域的兴盛随之迎来了影视音乐的黄金时代。

反应百姓悲欢离合的平民剧和不同角度解读历史的历史古装剧大热,影视歌曲整体更加通俗化,这跟那个年代作词者长期的生活积累有关,这些歌曲往往在通俗简单的歌词中包含着深刻隽永的道理。与此同时的一大热门现象就是,“金古”武侠剧的港版和大陆版轮番上演,捧红了一大批武侠金曲。

如果说之前还是“术业有专攻”,影视音乐多由专业歌手演唱,随后“跨界”成为一种常态。

从观众熟悉的《还珠格格》《情深深雨濛濛》到《流星花园》《仙剑奇侠传》,电视剧领域迎来了由主演同时担纲演唱者的模式,这种模式至今存在。

偶像剧的流行和大量港台偶像的涌入是这种模式流行的原因之一,看着偶像演的剧,听着他们唱的歌,观众更容易产生代入感,买磁带听也成为粉丝追星的方式之一。古装偶像剧的音乐或热血或伤感,都市情感剧中的音乐风格更多元化,节奏轻快,青春感十足。

04

IP剧音乐正在进行时,小众电影音乐突起

随着IP时代来临,影视音乐也发生着新的变化,比如一首《凉凉》火遍大江南北。前几年,资本涌入,网文IP改编的电视剧占据主导地位,而选秀出身的张杰、张碧晨、张靓颖成为观众所熟悉的影视音乐演唱者,谭旋、董冬冬、陈曦、陆虎、王铮亮等人是影视音乐中较为活跃的创作者。

当然,该类影视音乐也面临中很多争议和纠纷,如版权和抄袭问题等。眼下市场正在剧烈变动,IP模式也面临转型,与之相关的音乐合作模式也将迎来新的变化。

在前几年的商业电影中,影视音乐偏重吟唱爱情,从《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开始,王菲“重出江湖”,包揽了诸多热门电影的主题曲,如《致青春》《匆匆那年》《你在终点等我》等歌曲。

窦靖童继续接力,为电影《七月与安生》制作并演唱了主题曲《(It‘s not a crime) It’s just what we do 》,为电影《声之形》作了推广曲《See you again》;为《一出好戏》作了主题曲《Island Love》。

重点是,窦靖童的影视音乐脱离了情歌的局限,带有更多哲思,由她一手包办作词作曲和演唱的“氛围音乐”,依靠音乐结构和背景气氛折射出外界的寂静,慵懒缠绵、悠长空灵,让人沉思。窦靖童作为小众音乐的代表,登上了电影音乐的舞台。

与此同时,更多的小众音乐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影视音乐中,如花伦乐队、尧十三、左小祖咒等人。资本受限,选择小众音乐人一方面能够控制成本,一方面能够增加电影的文艺气质。

摇滚乐队花伦为《大象席地而坐》创作了电影同名专辑,这张专辑入围了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音乐”;民谣歌手尧十三为娄烨的电影《推拿》创作了片尾曲《他妈的》,为电影《无名之辈》创作了插曲;左小祖咒则演唱了《罗曼蒂克消亡史》同名歌曲,为《西虹市首富》创作了片尾曲《你之所以是你》。

随着电影的上映,这些音乐人的知名度也将逐渐打开。可以想见,因为和影视的结合,今后几年小众音乐将逐步走进大众视野。

幕后

【微信号:Imuhou】

台前有光鲜亮丽

幕后有光影传奇

我们带您探索影视圈幕后故事

为您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