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曼龙吐出的真气中有两种元素分明是火元素和雷元素!

娱乐风如灯2018-12-07 23:15:56

大长老的剑气虽然厉害,但是风尘啸手中的龙之风刃却远远胜之! 铛! 剑气被旋转的龙之风刃格挡开,剑气四射反弹反倒让大长老自受其苦! 但大长老似早有预料,剑气回弹也不理会,只管继续舞剑,一道道剑气飞出,满天剑气乱弹,这样的话风尘啸也难以察觉剑气会从哪一个方向而来。 竹林中一道道剑气飞舞刀光粼粼,大长老虽然在兵器上吃亏,但是竟然也和风尘啸来来往往打了个平手! 这边的竹林中两场厮杀都难解难分,而三长老等人面对那些灵兽却大吃苦头! 三长老毕竟只是六阶神尊的实力,但是却要同时面对两条六阶灵兽八翼螣蛇。 人类和灵兽

在同等实力下灵兽会完虐人类,三长老就算再勇猛也不可能占到便宜。不到一柱香的工夫,三长老便已经被八翼螣蛇咬到了七八次!全身血肉淋漓其状奇惨!而学院的几位大师实力还不如三长老阎扎灿,所以被蹂躏的更惨!文梵在悬崖边看的心惊不已,这种程度的厮杀他无能为力,不管上去帮母亲大人还是帮大长老都是添麻烦。“啾呜——”文梵正不知所措,突然从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叫声,转回头一看,小八翼螣蛇和小蓝曼龙正从悬崖边露出脑袋向文梵眨眼睛。“你们两个小家伙原来在这!你们躲在这也不安全!快快躲到悬崖下边!最好是去万兽岭躲一躲!” 可是两个小灵兽不但不退下去反倒是双双爬到了文梵

身边,小蓝曼龙咬着文梵的裤腿向树屋的方向眨了眨眼睛。“树屋?你们两个想去树屋躲?不行,静月崖是众神学院的禁地,树屋是静月崖的禁地,没有母亲大人的允许我不能让你们去那里!”“啾——呜——”小蓝曼龙还是不依不饶的咬着文梵的裤腿,似乎想要去树屋的心非常坚决。文梵看着小蓝曼龙心里暗想,这两个小东西的智慧已经和人类无异,应该是知道树屋不能乱去的。 现在两个小东西执意要去树屋,也许并不是为了躲藏!而是让他去守卫树屋! 文梵看了看竹林,又看了看悬崖边,两处的打斗一时之间不会结束,他这样一个二阶神尊也不会被人家看在眼里,便偷偷的把一蛇一龙放进怀中,施展出魅影之闪飞身上

了树屋。 树屋中一切如常,文梵把小蓝曼龙和小八翼螣蛇放了出来,问道:“你们两个一定要来这里,你们不会只是为了这里的果实吧?” “啾呜……” 小蓝曼龙抬头望了望满树的精灵树果实摇了摇头,小八翼螣蛇则是大摇大摆的爬向了树屋的里间。 “喂!那里面是我母亲大人的居所,你可不能乱闯!” 文梵出声制止小八翼螣蛇,可是那小东西却是充耳不闻,径直进了里间,等到文梵追到门口的时候小八翼螣蛇已经从里间叼着一件东西出来了。“嗯?这么大一张弓你都能咬的起来?” 文梵诧异的看着小八翼螣蛇从里间拖出来的那张巨弓。 小八翼螣蛇咬着的是巨弓的弓弦,整张弓差不多有一人高,弓弦透明似有若无,弓背也不知道是什么灵兽的骨头制成,两端是雪白的羽毛,在弓身上有一行金色的小字异常的显眼。 “龙骨之弓!” 文梵拿起巨弓在手里掂了掂,弓虽然大但是却并不是太重,而且这么漂亮的一张弓应该

是女人用的。 “难道这是母亲大人的兵器?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满阶神器的弓呢……这种武器都是远距离攻击,一般实力强大者都有护体真气,神识波动远远的就能感觉到有箭射出,即使是满阶神弓又能用什么威力……”“啾呜——呜呜——”小蓝曼龙爬到文梵手腕上咬住弓弦向后拉动,但是却没有拉动分毫。 “你是想让我试试?” “啾呜——”文梵皱眉向四周看了看,说道:“这只有弓没有箭,这一张空弓怎么用……就算弓是满阶神器有什么用,射普通的箭矢威力便大减,完全发挥不出满阶神器的威力。” 说完之后文梵脚踏七星步弯腰绷背,一手握弓背一手拉弓弦试着拉动龙骨之弓。吱————吱———— 弓背缓缓弯曲,龙骨之弓被文梵拉成了一轮满月! “好弓!可惜没有箭呀!” 文梵赞了一声,手指一松。咻咻咻咻—— 让文梵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虽然弓是空射,但是弓弦响起之后在文梵前方的木

墙上便同时出现了几个小洞,外面的光线突然便照进了树屋!“这张龙骨之弓……竟然是不需要箭的!这张弓是以真气为箭!”文梵又惊又喜,这样的神弓可谓是神器中的神器! 一张能杀人于无形的神弓!“怪不得你们两个一直让我来树屋,原来是想让我把这张弓给母亲,这样母亲就可以杀了那个画天了!”文梵想到这兴奋不已,拿着龙骨之弓便要离开树屋。可是小蓝曼龙和小八翼螣蛇同时又拦到了文梵面前。“咝咝——咝——”小八翼螣蛇不停的甩头,同时信子不停的吞吐,似乎在暗示文梵什么。文梵凝眉道:“你们两个又想说什么?你们两个不会说人话真是麻烦……唉!小蛇,你这是什么意思?”小八翼螣蛇还是继续着之前的动作,小蓝曼龙却急的原地直转。文梵又看了一阵,还是不明白小八翼螣蛇是什么意思,心里想着母亲大人,便说道:“算了,等我把弓送给母亲回来我再慢慢猜吧!”小蓝曼龙一听更是焦急,突然之间脑袋一晃,抬起一只龙爪便抓住了旁边的小八翼螣蛇的蛇头,另一只龙爪却扯住了

蛇尾,把小蛇扯成了一条直线。 小八翼螣蛇不但不反抗,倒是好像明白了小龙的意思一动也不动。 文梵正百思不得其解,就见小蓝曼龙的龙爪一松,小八翼螣蛇便似一支箭一样射了出去。 小蛇的脑袋啪的一声撞在木屋墙上,但是却也不气不恼,又爬到文梵面前把自己的身体横在了龙骨之弓上。文梵突然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弓是远战的神器,母亲大人现在和画天相战距离不足五丈,又怎么用得了这张弓!你们是想让我来用这张龙骨之弓帮助母亲对不对?”“咝咝——” “啾呜——” 小蓝曼龙和小八翼螣蛇同时兴奋的点头,小蓝曼龙爬到树屋门前把木门推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从缝隙中可以清楚的看到树屋下方的竹林! 文梵点头道:“从这树屋到竹林不过五十丈,用这张神弓是再合适不过了!只是我第一次使用这张神弓还不知道使用的诀窍,如果只是刚才那种程度想要伤到藏兵谷谷主画天谈何容易,他可是八阶神尊强者的实力啊!” 小蓝曼龙和小八翼螣蛇对视了一眼,一龙一蛇各自吐出了一

团真气! 文梵凝视两团真气暗自思量,小蓝曼龙吐出的真气中有两种元素分明是火元素和雷元素,而小八翼螣蛇吐出的是水元素真气和木元素真气。这两个小东西不会说话,但这分明是暗示龙骨之弓要用属性真气才能发挥出威力!一定是这样! 文梵将一股雷系真气凝聚于指尖,站到树屋门口分马步双臂一用力弓开满月!竹林前信薇儿和画天还在激斗之中,一方是白色的精灵护身,一边是黑色的小恶魔疯狂的舞动!文梵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画天,此时的画天正挺起出云续魂枪不停的释放着黑色的精灵!因为信薇儿一直采取防守,所以画天在进攻之时便没有半点防备,从面门到丹田大露空门! “哼!画天!八阶神尊强者又怎么样!小爷这就给你来一个透心凉!”文梵心念一动,手指上真气凝于弓弦,一股杀气连同指尖的雷元素真气一起对准了画天的丹田! 咻!! 随着文梵手指松开弓弦,一股无形的真气如闪电一般疾射而出! 而这个时候的

画天正是越战越勇之时,竹林上空的黑色精灵的数量已经渐渐的超过了信薇儿的白色精灵! “信薇儿,你坚持不过一柱香的时间了!哈哈哈哈!”可是画天正得意时突然感觉到从斜上方有一股杀气来到!一股让他感觉到致命威胁的杀气! “何方鼠辈竟然偷袭于我!只是二阶神尊的神识力量?找死!”画天冷哼一声抬手便向上方刺出一枪!只有一个黑色的精灵从枪尖涌了出来,可见画天之狂妄完全没有把偷袭的人放在眼里。嗤————咻!画天这一枪刺出之后马上便后悔了!因为那股无形的威胁竟然如此之快,在他完全没有预料的情况之下穿透了黑色精灵!“不好!”画天惊觉不妙想要躲避,但轻敌在先哪还来的及! 虽然画天极力躲避,那只雷元素之箭还是从他的丹田上方穿透而过! “呜哇!” 画天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的丹田,口中狂吐鲜血!文梵一个二阶神尊强者当然没有杀死八阶神尊强者的力量,但是满阶神器龙骨之弓却化腐朽为神奇!

为您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