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他提醒得很及时,既然都回来了我们也该进攻武宗了

鹏坤说情感2019-01-12 16:15:11

不知道为何总感觉手指重了很多,药王大人视线扫了扫其他门主都没有意外发生,看来他提醒得很及时。既然都回来了我们也该进攻武宗了。啥?文瑞云一行人表示一头雾水。都说武宗把药宗围困在了药王城怎么就没有人说药宗把武宗牵制在药王城外呢?药王大人不紧不慢的说道,围困这种事情本来就是相互的。一不留神被围困的那方就能把战局反转,这样好吗?文瑞云问的小心翼翼。没了蛟龙门他们药宗的实力本来就不如武宗被围困那是正常的但是药王大人却说是他们在牵制怎么样都感觉有点牵强。武宗的门主都离开了这样的机会你们说好不好?啥?文瑞云一行人相继瞪大了双眼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药王大人甚至有几位还伸出手指在耳孔中转了转。

他们是不是出现了幻听?武宗的门主居然在围困他们的时候离开了?离开也就算了居然还把门下的弟子留在城外。这不是等着他们去屠戮么?一个个都暂时性脑抽了?去招揽门下弟子我们要反攻了!药王大人轻飘飘的下了个命令。文瑞云一行人这次没有发愣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原地,如果药王大人说的是事实那么药宗跟武宗的斗争在今天就要落下帷幕了。最后的胜利者是他们药宗!药宗的弟子以最快的速度集结在药王城城门后随着城门的打开他们在各自门主的率领下扑向了还处于懵逼状态的武宗弟子,武宗的那些门主真的全都不在。那么剩下的这些弟子还有什么反抗的能力?短短半个时辰时间武宗弟子死的死降的降。

到最后那一刻他们还是不明白。药宗为何会攻过来?他们的门主不是信誓旦旦的说药宗没有那个胆子攻过来的么?药宗那些门主不是离开了么?为何会回来了?而且回来的还这么巧就在他们门主离开的当下。门主为何离开?如果不是他们不遵从武王大人的命令离开的话他们不会败的这么快,那些师兄弟们也不会死得这么惨。活下来的武宗弟子脸上满是怨恨,对武宗有了怨恨说服他们加入药宗自然也是万分顺利的事情,至于不愿意加入药宗地最后的下场自然也是死。持续了数年的两宗之战就这么奇葩的落下了帷幕,当晚药王府内大红灯笼高高挂起丝竹悦耳觥筹交错整个药宗都在庆祝着胜利。药王坐在首座依旧喝着他的茶遗世独立。

药王大人武宗的门主为何会突然间全部离开?文瑞云忍不住的问道,若是瑞云门被洗劫一空你还有心坐在那吗?药王大人反问道。文瑞云愣了愣下一刻便明白了。敢情是武宗的所有门派都被洗劫了啊?寻宝兽真不愧是寻宝兽!不过药王大人是怎么知道的?您跟寻宝兽认识?文瑞云借着酒意小声问道,跟它主人相识。居然有人能收服寻宝兽?文瑞云的脑袋蒙了片刻下意识的道寻宝兽的主人就是您要等待的人?你说呢?文瑞云闭了闭眼酒意随着灵力蒸发了些许混沌的脑袋又恢复了清明,随后一些毫无关联的事情都被他给联系了起来,等得出最后的结论后他不由得笑了笑。原来真的是她啊!若是龙震天知道这个消息恐怕会懊悔的肠子都青了吧?

君欢,君欢!文瑞云猛的掀开眼帘只听砰的一声巨响药王府的大门被轰开了,原本嘈杂的大厅突然间安静下来。哟!都吃开了喝开了啊?清丽的嗓音响起一道让人心动的身影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果然是不能背后说人,一说就来了!文瑞云不由得弯了弯嘴角。咦?瑞云门主换空间戒指了啊?文瑞云只看到眼前身影晃动原先还站在门外的女子已然到了他跟前。察觉到对方的动作他下意识地抬手躲避,结果还是被抓住了衣襟,哎呀我只是想看看你的空间戒指么又不是要抢闪避个什么劲,君欢的话音刚落文瑞云便感觉到手指一松空间戒指已然落到对方手中。

随后他察觉到跟他灵魂想牵绊的一缕神识消失了,这是被抹去了灵魂印记?文瑞云的脑袋嗡的一声响骇然的望着站立在他跟前的人。半圣初阶?天哪!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她就从灵皇初阶晋升到了半圣初阶?这天赋,妖孽这两个字配的上她?瑞云门主背着整个门派的积蓄到处跑累不累啊?君欢的双眸弯成了半月型笑的如邻家小妹妹那般纯澈。文瑞云浑身打了个颤立刻回答道:不累!不累啊?君欢摸了摸鼻子嘟囔道:真是的你这么一回答让爷都找不到借口要这枚空间戒指了,但是真的好喜欢能不能不还啊?文瑞云嘴角抽了抽一时间不知道该做怎么样的回答,但是他的心在砰砰砰的跳着越跳越迅速越来越忐忑。

空间戒指在君欢手中呆的时间越长他的心越是没底,这丫头不会当众就吞了他的空间戒指吧?文瑞云突然间有了种感觉把门派内的收藏都集中到空间戒指中不是让人家更加容易洗劫一空么?他下意识的望向首座的药王大人您倒是说一句话啊?丫头你的眼光越来越差了。在文瑞云几近哀求的眼神下药王大人缓缓开口他的空间戒指有我的好看?君欢慎重的点了点头咧着嘴道:爷本来就是一个爱好广泛的人不单单喜欢你这种戒指类型还喜欢瑞云门主的还有其他人的,丫的你怎么不说只要是空间戒指你都喜欢呢?

为您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