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历年武侠剧|1991版《边城浪子》吴岱融演绎经典傅红雪

小李大侠2019-01-13 02:22:08

熟悉武侠片的读者和观众们都知道,古龙的作品向来比金庸的作品难拍,古大师善长烘托气氛,看其作品时会完全沉浸在他用文字所营造的感觉里,而金老是实在人,一招一式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当古龙的文字要转变为影像时,这对编导和演员的要求非常高,所以能成功再现原著精髓的作品也是极其稀少,但是,在根据古龙小说改编的众多影视作品中,仍旧不乏一些佳作。

古龙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我所创造的小说人物里面,我最喜欢的名字是傅红雪。而我最喜欢的傅红雪,则是1991年香港TVB版《边城浪子》里吴岱融饰演的傅红雪。

《边城浪子》是香港无线电视制作的20集古装武侠剧,改编自古龙同名小说,由金牌监制王天林执导,吴岱融、张兆辉、曾华倩、谢宁、秦沛、梁艺龄、李家声等主演。该剧早在1989年就拍摄完毕,并首先在海外发行,直到1991年3月才在香港TVB翡翠台首播。所以在这部剧里多少还可以看到香港八十年代武侠剧的影子。

故事发生的起始地点是位于关东的边城,作者极其简单的对这个地方做了介绍:“长街的一端,是无边无际的荒原;长街的另一端,也是无边无际的荒原。”短短数字道尽这里的自然环境,将侠客们置身于这样一片寂寞凄凉的边荒之地,也为读者们拓展自身的想象力创造条件。

二十年前,一宗梅花庵外的灭门血案,轰动武林。二十年后,血案主角的遗孤傅红雪(吴岱融饰)长大成人,开始万里追凶,在沈三娘(高妙思饰)暗助下,查出自己原来并非真正受害者的后人,但他的情人翠浓(谢宁饰)已经为他牺牲了。

小李飞刀的传人叶开(张兆辉饰)一心追寻身世,得知自己与此血案有莫大关连,致使一直喜欢着他的丁灵琳(曾华倩饰)也追随着他千里查案。最后,幕后凶手之一的马空群(秦沛饰)终于露出面目,还连累了女儿马芳铃(梁艺龄饰)的一生。目睹这一切同时也得知自己身世的杀手路小佳(李家声饰)决定与傅红雪大战一场,以作了断!

1991版《边城浪子》是一部高度还原原著,十分具有古龙韵味的作品。和原著一样,此剧采用了双主角模式,阳光和善的叶开,与冷漠孤独的傅红雪互成对比,风格差异明显,其中又以吴岱融对傅红雪的诠释最为出色,书中“苍白的脸,漆黑的刀”这样一个忧郁神秘的形象,被他演绎的出神入化,是他戏剧生涯里除了花无缺之外又一个极其成功的角色。都说“吴岱融后,不复花公子矣!”,同样也可以说“吴岱融之后,再无傅红雪”。

名叫傅红雪,是因为出生时雪是红的,被血染红的雪,所以叫红雪,红雪红血一字之差。而傅字也是因为背负着这血海深仇。但当时的血不是他该背负的血,而这傅字更是硬塞给他的傅字。被改变的命运,被给予的身份,他的所有一切都离不开一个“被”字。他活下去的理由,他坚持的梦想,他爱的女人,他的“母亲”,他所谓的朋友,都是虚妄的,一切的一切都是被给予的。甚至那把刀,原本也是不属于他的。但就是那把刀,才是真正属于他的。

对于在TVB塑造的一些角色,吴岱融选择了傅红雪做为他最满意的古装角色,而不是让他一举成名的花无缺花公子。从作品来看,傅红雪从人物刻画、戏剧张力、给予演员表演的空间都远胜花无缺和卓不凡,从傅红雪拖着一条瘸腿一身黑衣的登场到最后夕阳下那个孤寂的背景,《边城浪子》里每个镜头下的傅红雪都在嚣张地释放独特的魔力,无法让人从他身上移开视线。

傅红雪这一人物在古龙众多男主中是个特别的存在,他是个身有残疾且患癫痫之病的复仇少年,和英俊潇洒绝无半点关系,但有意思的是历来扮演这一角色的都是美男子,其中当然以吴岱融颜值为最佳。如果说吴岱融的盛世美颜俘获了一众贪图美色的看客,那么他掌控角色的的演技则让人对他更加记忆深刻。

看过了那个“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花无缺,一直认为吴岱融是最适合白衣的男子,从来没想过一身黑衣的他会是什么模样,但他真是一位称职的演员,角色不仅是换了颜色还变了气质,浑身上下的戾气从他那黑色披风下散发出来,不再是淡然出世,不再是浪荡不羁,同一张脸却是完全不同的人。吴岱融演绎的傅红雪有种凄凉孤寂的美,即使他跛腿、他癫痫都无陨于他的美丽,反而更让观众更为之心疼为之痴迷。

傅红雪是个极其矛盾的人物,他骄傲又自卑、深爱翠浓又鄙视她的身份、不愿杀人却不得不杀人。整部剧里翠浓之死最能体现他这纠结的人生,恶梦醒来后故作冷漠地推开翠浓,当翠浓表达只是来尽朋友之情时,从不知礼节是何物的他居然要以朋友之礼来招待翠浓,听到翠浓已嫁他人妇时,他那言不由衷的恭喜,看到翠浓所谓的夫婿时那凌厉又审视的眼神,再到识破谎言两人重归于好的狂喜,最后到伊人香消玉殒时的崩溃,,,吴岱融在这么大的情绪起伏与转换里表演的丝丝入扣,层次分明。吴岱融说《天若有情》里的华港生和《边城浪子》里的傅红雪是他最为投入的两个角色,这点我绝对相信,没有百分之百的投入是看不到这样精彩又不落痕迹的表演的。

演员都喜欢诠释张力十足的角色,这点吴岱融也不例外。在当时的TVB演员没有权力选择自己的角色,但很庆幸此剧监制王天林的独具慧眼,他能选择当时已深入人心的白衣公子代言人吴岱融来扮演完全两极的傅红雪,而吴岱融也没有辜负监制的苦心,让这绝版的吴氏傅红雪在其后二十多年的小男孩与小女孩的武侠梦里增添了一抹最独特的黑!

如果说吴岱融的傅红雪做到了与原著里的人物神似,那么张兆辉的叶开则是做到了形似。他的叶开符合了我心中对叶开的一切幻想,撇嘴的坏笑的样子颇具痞相。

“我叫叶开,树叶的叶,开心的开。”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叶开一年四季都是开心的,你很难从他身上找到他愁眉苦脸的样子,当然他也有难过的时候,只是他从不展现人前,他好像天生就是这么乐观。

叶开,机敏睿智,放荡不羁,幽默风趣,懂得自我欣赏,无论什么场合都能保持松弛冷静,富有正义感,充满仁慈博爱之心,他代表了人性光明的一面。

不过,也许是吴岱融的傅红雪塑造得过于深刻,反而衬的叶开塑造得不够立体,虽然在开始的剧情上,叶开比傅红雪出场还多,但无论是从角色营造还是和丁灵琳的爱情都感觉有点不痛不痒,张兆辉的叶开气质太正太稳了。

作为同是主角的叶开和傅红雪,古龙对两个同样十八岁的优秀少年完全相反的性格塑造,叶开的阳光与傅红雪的冷酷形成鲜明对比。古龙写傅红雪时总是直接剖析他的心理,解读他的行为并对他的行动做出预示,而写叶开时却使用了暧昧难明的笔法,作者也从不透露叶开的想法,只描写他的行动以及行动的结果从而让叶开的形象自然生成。

“仇恨所能带给一个人的,只有痛苦和毁灭,爱才是永恒的。”结束仇恨的两种方法:一是杀尽所有仇人,二是宽恕。为了就此结束仇恨,叶开斩断傅红雪砍向马空群的刀,原来傅红雪并不是白天羽的儿子,也没有人知道傅红雪的身世,傅红雪本身与这段仇恨无关,没有仇恨做精神支柱傅红雪依然坚强站立,他对叶开说:“我也不恨你,我已不会再恨任何人”。最终叶开做为当事人而宽恕了自己的仇人马空群,让这段仇恨就此划上了句号不再延续下去。

傅红雪和叶开一冷一热,形成了鲜明对比,而剧中的女主角谢宁饰演的翠浓和曾华倩饰演的丁灵琳在某种程度上也是鲜明的对比。

翠浓是一个美貌绝伦的名妓,她是“万马堂”堂主马空群的女儿,傅红雪的初恋,也是傅红雪一生中最钟爱的女子,马空群将她送入烟花之地专为万马堂刺探消息。起初她是效忠于万马堂并为万马堂做事以保护马空群,后来真心爱上傅红雪而为其牺牲。

傅红雪和翠浓的爱惰,被列为古龙笔下十大经典爱情。有人说悲剧不一定经典,但毫无疑问一定是最刻骨铭心的。

“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翠浓死前倒在傅红雪怀里的最后一句话。此刻的傅红雪除了说相信还能说什么呢。翠浓牺牲自己救了傅红雪的命,她用她的生命维护了这段爱情,守住了她的尊严。她虽出身烟花之地,可此刻我不得不为她心痛。她无法选择她的命运,她被派到傅红雪身边做卧底,可她在这个过程中爱上了他。很俗滥的剧情,可爱情有时候来得就是这么莫名奇妙。爱就爱了,爱情来的时候想挡也挡不住。如果是我,也会喜欢傅红雪的,因为这个男人太不一般,他身上有值得你为他不顾一切的东西。爱,就为了他枉顾一切,这是一种决绝的方式,也是飞蛾扑火式的毀灭。因为有爱,一起走向万劫不复。

有人说傅红雪的身边不需要女人陪伴。翠浓出现前他只是很孤独,翠浓死后他只是更孤独了而已。他,傅红雪,从不为任何人停留。孤独的勇士,永远一个人站在山顶默默吹着冷风,永远一个人承受所有的爱恨情仇,一个人孤独的前行。

纵观全剧,我最喜欢的角色不是忧郁的傅红雪,也不是开朗的叶开,而是曾华倩饰演的丁灵琳。感觉曾华倩才是本剧最大的惊艳点,一噘嘴一瞪眼一笑一骂通通迷人!甚至我觉得她演丁灵琳太漂亮了点,丁灵琳的可爱在于她的那点小性子,不需要国色天香。

她笑起来的时候也如铃声般清悦。她身上挂满了铃铛,风吹过的时候,身上就“叮铃铃”的响。她身上的铃铛,并不可笑,也不好玩。那是江湖上最可怕的八种暗器之一。以至于很多人见了她,都喊她“要命的丁姑娘”。

这位“要命的丁姑娘”,乃是武林三大世家之“丁家”七小姐,叶开的恋人,聪明活泼,美丽可爱,善良又爱吃醋,钟情叶开,更千里追随,矢志不渝。始终支持着叶开不离不弃。最终随叶开携手退出江湖,归隐。

不得不说曾华倩的丁灵琳实在太萌太可爱了,我一向是喜欢那种文文静静的女孩子,不喜欢这种刁蛮小姐,但不得不说曾华倩的表演实在是萌翻我一脸,这也是本片最让我回味的地方,别的不敢说,曾华倩这一金一古的角色(85版《雪山飞狐》的苗若兰、91版《边城浪子》里的丁灵琳)几乎都是后无来者了。其实曾华倩的郭襄我觉得也是最美最可爱的,奈何是《倚天屠龙记》里的郭襄,如果是《神雕侠侣》里的郭襄就好了。(真不明白当年梁朝伟脑筋是不是断线了 ,放着曾华倩这么漂亮可爱的姑娘不要)

另外,此剧中关于路小佳的刻画也是令人印象深刻。

原著里面我对于路小佳的印象有三点:花生,冷,被丁家抛弃的三公子。但是在这部戏里路小佳却是一个更能为人所理解的形象,阳光,骄傲,不羁。感动的地方是他和丁灵琳以及翠浓的互动。最初遇见丁灵琳,他想替她解围,却又将她耍戏一番,让她做了自己一天的仆人,然而那种对于妹妹的呵护却显而易见,让人看出路小佳对于家庭的向往。之后是翠浓,他对于翠浓的帮助让我甚至觉得他有些喜欢这个女子,但是后来想出的更为合理的解释是他与翠浓都是被抛者,只是路小佳为家庭所抛,翠浓为傅红雪所抛。于是这种同情和恋爱就自然而生。

总是觉得《边城浪子》原著小说里面其实对于路小佳的描写不那么好。可能古龙本来就不大写他的想法,而他自己也绝不让人看出来他的想法,只是有一种悲伤在。而电视剧里的快乐的路小佳不得不说弥补了些许遗憾。

《边城浪子》作为《小李飞刀》的续集,是一部非常耐人寻味的武侠小说,在那个快意恩仇的年代,为了给人们讨回一个公道,复仇已成为一种江湖法则,和惩恶除奸一样,都是为了唯护社会公平正义而存在着。然而主角们复仇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并非如此简单,由于每个人心中的公道定义不同,有些人的确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也因此而牵扯出更多的无辜受害者,甚至连复仇者本身也不能幸免。冤冤相报何时了,当叶开的“小李飞刀”斩断傅红雪的复仇之刀时,故事已由最初传统复仇模式演变成最终宣扬爱是永恒的小说主题,最后给人们留下一段深刻的反思。

为您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