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她蛮不讲理,骄纵得让人头疼,却在他面前装成了弱女子

今日头条2019-03-15 12:21:43

夏然一脸的鄙夷,她突然产生了邪恶的想法,举起手机想偷拍两张大尾巴狼的照片,然后再发到微博上,题目就叫:论一只羊和一头狼的区别。哇哈哈……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

夏然刚把手机点开,萧子南似有觉察,猛地回头瞅了眼夏然,夏然见屏幕上的狼由背面变成了正面,手不由一抖,险些没把手机抖落在地上。

这人果真是前面没长眼,都长脑后了。夏然吓得小心肝儿扑通扑通直跳,脸也变得通红。

夏然捂着红通通的脸走进食堂,心中暗暗发誓:我就不信没有偷拍的机会了,长那么帅不让人拍天理何容?瞬间又鄙视了自己一番,怎么遇见帅哥就毫无免疫了呢?他可是一只货真价实的大尾巴狼,夏然提醒着自己。

夏然吃过午饭,在寝室又修改了下资料,实在没地方修改了就眯眼睡觉。

她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索性起床下楼到办公室去,却突然想起自己没办公室钥匙,正想转身离开时,却发现门是虚掩的。

咦,大尾巴狼难道不午休吗?

夏然把刚才修改好的材料打印好后给他拿了过去。

萧子南认真地看着材料,时不时地皱起眉头拿笔改动着,不一会儿功夫,这篇材料就成了大花脸。夏然紧张地站在那里,心里忐忑不安,准备迎接暴风雨的洗礼。

当萧子南改完材料抬起头时,正好看到夏然那呲牙咧嘴的表情,夏然看到他凌冽的目光正扫向自己时,她迅速把脸上器官归位,她耷拉着头,表现出一幅善良听话的好孩子模样,静静地等着挨批。

萧子南“啪”的一声把资料扔在桌子上,紧接着低沉而有力的声音响起:“重改。”

夏然弱弱地“哦”了一声,头也不敢抬地伸手把资料拿了过来。

哎,这动作真是服了自己,底气不足腰杆都挺不直了,特么的,自己竟有了小日本狗腿的猥琐。

夏然正要转身时,萧子南又叫住了她:“给你办公室的钥匙。”

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两把钥匙扔在办公桌上。夏然拿过钥匙急匆匆地逃到外间去改那些面目全非的材料了。

萧子南看着她逃也似的离开不禁抽了下嘴角,这么怕他?昨天不还是一幅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吗?今天就变成柔弱的小白兔了?

夏然把材料修改到第四次,总算过关了。夏然长吁口气,有种要累晕的节奏。

萧子南和总工两人讨论着技术问题从里间办公室走了出来,他交待道:“这两天把会议室布置下,墙上做一幅大版面的施工进度图,不懂的可以问下技术部和资料室。我去趟工地,有事给我打电话。”说完便急匆匆离去。

夏然朝他离去的背影扮了个鬼脸。

夏然去技术部咨询了下,弄明白后把样图打印了出来。

等萧子南回到项目部,夏然把打印出来的样图给他看,确定后又联系广告公司开始制作。

这悬了一天的心总算踏实了。呼……老纸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晚上,夏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唉,现在总算明白什么叫隔行如隔山了,还真被王丽说中了,要真给自己一条路修她倒不敢接了,作为有良知的好公民,她可不想看到有豆腐渣工程出现。

夏然郁闷至极,可已经来工地了,总不能打退堂鼓吧?不行,总部是坚决不会再回去了。

夏然思前想后暗下决心要去攻下那些没听过的东东。她把弄来的所有材料汇集在一起,拿着笔勾勾画画,开始圈那些有助于她睡眠的专业术语,然后一个个地记录在本子上,接下来就要一个个攻破了,虽不能做到专业,但最起码那群鸟人再说话时不至于听不懂吧。

夏然显然对自己的聪明想法兴奋不已,她穿着拖鞋就冲出寝室往楼下跑去。

风一样的女子就这样下了楼,不幸的事又一次华丽丽地发生了,她再一次把人给撞了,她一头扎进一个坚硬的怀抱,情急之下,她抓紧了某人的衣服来稳定自己,由于冲力太猛,她娇贵的鼻子又一次遇劫,幸好它是纯天然的,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当她郁闷地抬起头,却对上一双幽暗带着怒气的黑眸。他紧蹙着眉,冷酷的冰块脸让夏然一阵胆悸。

“每次走路都不看吗?”

一声厉喝让夏然猛地往后退开,因慌乱而抓着东西的手突地松开。夏然这才悲催地发现自己那只可恶的小爪子竟抓了大尾巴儿狼身上的衬衣,衬衣也被夏然揪出一角。夏然缩回手头也不敢抬地尴尬道歉:“对不起。”

萧子南狠狠剜了她一眼转身就走了。

夏然捂着一天撞了两次的鼻子,欲哭无泪。尼玛,真是冤家路窄,为毛老是挡老纸的路呢?上辈子跟你有冤还是有仇呢?

夏然从办公室拿了图纸就耷拉着脑袋上楼了,当她拿出钥匙准备开门时,一抬头却看到走廊上站着一个人。

萧子南正站走廊窗前抽着烟,他听到动静瞥了夏然一眼,袅绕的乳白色烟雾在他面前缓缓飘移,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夏然低着头,没敢跟他打招呼。她开门时手一滑,手里的图纸“啪嗒”掉在了地上。夏然一阵懊恼,特么的,这图纸肯定分性别,而且是百分百的雌性,连图纸都在他面前刷存在感了,她抽搐了下嘴巴,慌忙捡起图纸头也不敢抬地溜进寝室。

萧子南看着眼前这个屡屡出错的家伙,一声叹息,他掐灭了烟走回房间。

夏然心里极其郁闷,心里堵得难受,这专业不对口干起活儿也底气不足。唉,还真特么烦人。她坐了半天也没稳住神,更别提看图纸了。

她走到长条桌前坐下,掀开便携钢琴上的琴布,手指开始在琴键上翩翩飞舞。夏然闭上眼睛,熟练地弹奏着《夜的钢琴曲》,当熟悉的旋律响起,乱糟糟的心才得以平复。

在这孤寂的夜里,当钢琴曲回荡在夏然的耳际,心却由杂乱变得伤感,心越来越刺痛,脸上莫名地有泪珠滑落,不自觉地往下流淌,原来这种心痛仍会在暗夜里侵袭。

夏然烦躁地趴在琴键上,钢琴发出一阵刺耳声便戈然而止。

为您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