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静王送鹡鸰香念珠和蓑衣用心不简单,抄家后贾宝玉才知被利用

2019-03-19 17:23:04

北静王与贾宝玉的关系亲密,来往不断,贾宝玉受邀经常出入北静王府邸,北静王也经常赠送贾宝玉一些礼物。读者基于表面现象,认为二人是好朋友,甚至是好基友。那么事实如此么?绝不是!

【一】

北静王看似彬彬有礼,让人如沐春风。但是他的所行所为却并非为人臣子的本分。秦可卿葬礼上,北静王邀请贾宝玉经常去他府中,对贾政、贾赦说:

若令郎在家难以用功,不妨常到寒第。小王虽不才,却多蒙海内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另垂青目,是以寒第高人颇聚。令郎常去谈会谈会,则学问可以日进矣。

北静王邀请贾宝玉常来常往如果是客气没什么。可贾宝玉其后却真在北静王府登堂入室,那么北静王此言就不妥了。要知道他是王爵,与贾宝玉身份有差距,两下来往亲密,绝非真与贾宝玉交好,显然图谋贾宝玉背后贾家。

北静王说什么“海内众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另垂青目,是以寒第高人颇聚”,他当自己是孟尝君还是武则天章怀太子?广聚党羽围拢在身侧,绝非为人臣子该有之行为。北静王此举,表明有不臣之心。他与贾宝玉的结交绝不纯粹是个人感情。

【二】

北静王送贾宝玉的第一件东西是御赐的鹡鸰香念珠。这件东西意义非常大。《诗·小雅·常棣》:“脊令在原,兄弟急难。”后以“鹡鸰”比喻兄弟。《棠棣》讲述周人宴会兄弟时,歌唱兄弟亲情的诗.“凡今之人,莫如兄弟”,为一篇主旨;不过诗篇对这一主题的阐发是多层次的:既有对“莫如兄弟”的歌唱;也有对“不如友生”的感叹;更有对“和乐且湛”的推崇和期望!

“不如友生”指的是周公兄弟管叔和蔡叔的叛乱。皇帝所赐的这串鹡鸰香念珠极不简单。

第一,御赐之物不能转赠他人。北静王此举对皇帝不恭敬。

第二,皇帝赠北静王鹡鸰香念珠,寓意二人兄弟情,皇位需要北静王扶持。北静王送给初见的贾宝玉也与他称兄道弟么?傻子才信!皇帝在对北静王拉拢,北静王也在对贾家暗示。贾家是皇帝的臣子,北静王想做什么?

【三】

北静王送贾宝玉的另一件东西是蓑衣。 四十五回贾宝玉傍晚去看林黛玉。

黛玉又看那蓑衣、斗笠不是寻常市卖的,十分细致轻巧,因说道:是什么草编的?怪道穿上不像那刺猬似的。宝玉道:这三样都是北静王送的。他闲了下雨时在家里也是这样。

北静王送贾宝玉一件蓑衣,还透露自己在家也是这样。蓑衣代表归隐山林,隐退之心。北静王一方面对外宣传自己隐士之心,并礼贤下士与贾宝玉这般不成器的二世祖们厮混。在在透着一股与世无争之感。可与世无争之人,身边却聚拢了无数天下名士,无不对北静王称颂。北静王又不顾国法礼法,逾矩出席秦可卿葬礼。与贾家私交太过密切,包括将鹡鸰香念珠随手送给贾宝玉,都表明北静王有不臣之心。

综上,北静王与贾宝玉相交,不过是障眼法。贾宝玉确实推崇他,他却骗了贾宝玉。北静王所图,不过是贾家以及四大家族的势力。他广聚名士造势,拉拢豪门壮大自己,藐视皇权不恭不敬,伪装遁世结交贾宝玉等子弟自污,都表明红楼梦背后的“虎兕相争”就是皇帝与北静王。不巧,贾家瞎了眼跟了北静王,妄图再做从龙之臣,最终功亏于溃,被抄家了事。而贾宝玉也许到最后才明白,北静王对他不过是利用,与政治人物谈感情,他太嫩了。

【文/君笺雅侃红楼】

欢迎关注:君笺雅侃红楼,每天为您带来更多红楼故事!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80回本

【石头记】周汝昌校订批点本80回本

【红楼梦】通行本120回本

为您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