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黎晖:音乐森林的多样性 | 荐书《春歌丛台上》

小鹿角日报2019-04-16 02:48:07

《春歌丛台上:对话33位音乐人》是当前中国音乐娱乐市场颇有影响力的财经新媒体——音乐财经与小鹿角APP联合出品的首本新书,记录了包括谭咏麟、胡彦斌、张楚、赵雷、李志、谢春花等33位知名音乐人的人生故事和心路历程。

本文章是摩登天空总裁沈黎晖为本书作的序。

我上周去了一趟西双版纳,和WWF(世界自然基金会)一起寻找草莓森林,我们今年的主题是” 循环世界”。

提起西双版纳,就能想到原始森林,但其实西双叛纳现在的环境还挺严峻的。我在那儿待了三天,WWF给我们推荐了两片森林,橡胶林和香蕉林。因为西双版纳要逐渐地减少“双蕉”,替换一些新的多样化树种,还有一个目标是把大象和人的空间隔离开来,把人往外迁,给大象的生存留出空间。

橡胶和香蕉整体对于环境还是有破坏力,物种单一,原始来林换成了经济作物,森林里就不会长其他植物了。我走在胶林里,感觉也没什么动物,虫子都少,鸟吃虫,没有虫子,就没有鸟。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外面看着是绿的,但里面是死水一潭。

自然界的多样性非常重要,把自然界循环生态的基础做好,森林就会慢慢恢复。音乐行业也一样,音乐应该是多种多样的。

这是一个多样性的世界,我们应该尊重这个原本多样化的世界。其实这一点在音乐产业未来几年会非常明显,而且已经在发生很大的变化。

以前大家认为音乐类型之间、多样性之间是矛盾的、冲突的,有一批人会很偏激地认为,流行、摇滚、朋克、金属,它们之间完全是冲突的,互相看不上, 这一点特别狭险。事实上,古典音乐、爵士乐跟所谓流行音乐、摇滚音乐、电子音乐都融合得非常好。

所以现在有一个趋势,音乐类型之间在互相渗透、彼此融合,变成了一个生态的概念,甚至繁衍出新的物种。

我以前说我在记录时代的声音,其实那会儿就是找一个自己做不好这个事情的理由,大不了我还是一个藏家。2018年年底,高管们坐在一起开了个总结会,2017年一年,摩登全球发了50多张唱片,虽然我们做这些唱片的目的不一样,角度也不一样,但真的在印证“声音博物馆”的概念。

我们是吃喝玩乐的创造者和生产者,其实这个过程还挺枯燥无聊的,但会有极大的满足感。

现在整个行业变得更具竞争性了,这一点还是挺正向的,否则,大家就过得太舒服了。生活就是在打游戏,做公司也是这样。我们现在变得更加注重创新、推陈出新、加强效率管理,不断地去挑战自己,倒逼自己,让每一个人都拥有强大执行力。

我们现在日子过得还不错,还想得比较从容,可以决定自己的步伐快一点儿还是慢一点儿,所以正是要在日子好的时候,去沉淀、思考。现在是一个困队的时代,我们对未来有充分的耐心。

时间过得越来越快,我自己也想停下来做点有意思的事情,但又很难停下来。公司现在就是我生命里最有意思的事情,很长时间来看也不会有所改变。

我认识露茜应该是在2013年的一次聚会上,她坐我对面,当时她在做一个音乐行业的专题,悲观的声音很多,但我特别乐观。

《音乐财经》的出现,在这个行业里产生了很多正向的影响力。以前音乐人对商业是有相当大的偏见的。《音乐财经》让大家更客观地去看待商业这一现实问题了,这是一个过程,不是一件事情或者一年就能做到的,而是在吸收大量的信息、案例以及报告之后传递给行业的,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贡献,我觉得这还挺重要的。

其实每个音乐人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就是“商业”,因为毕竟不是自娱自乐,还是希望影响大多数人。音乐要不要卖?卖多少钱?怎么卖?用什么方式面对大家?如果自己不是一个操控全盘的人,就得有“口”对接上这些事,要会选择合作伙伴,否则的话,音乐本身可能也会一团糟。

音乐行业还在往前发展,“商业”是所有人都无法回避的一面,玩音乐不一定是为了钱,但它就在那儿。当然,音乐人把钱看得太重也不行,反而会失去自己,所以创作和初心还是要高干金钱、名利,最终才会变得更加“成功”。

对《音乐财经》来讲,它看见了更深的东西,起到预见性和启发性的作用。“音乐”与“财经”,“音乐”这边有各种各样的版权公司、工作室、厂牌、经纪公司和关于音乐审美的评论,“财经”才是《音乐财经》最特别的地方。以商业的视角去记录和观察音乐人的状态,应该说这本书填补了市场的一个空白。

在过去的五年里,摩登经历了飞速发展的阶段,实现了很多以前完全不敢想的商业目标。在未来的五年,时间还会继续向前走,五年后的音乐行业是什么样子?我还是非常乐观。

对于摩登来讲,最重要的是,我们已经归零,一切才刚刚开始,未来拥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购书通道:

为您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