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十七周年,吴文辉回应一切

娱乐资本论2019-05-16 08:25:49

作者/少年于谦

起点中文网的历史几乎就是中国网文市场化的发展史,到如今已经越过了17个年头。

从2002年基于兴趣的偶然创业,之后又在盛大、腾讯系之间徘徊辗转,直到2015年独立上市后,吴文辉和他的阅文集团不再受人桎梏,市值一度接近千亿港币,坐稳了行业龙头的地位。

但是上市不代表上岸,面对旧模式下用户付费率降低,新的IP运营思路的被人质疑,以及周围虎视眈眈,打着免费阅读的后起之秀,吴文辉今天面临的处境,可能比过去十七年都要复杂。

与之对应的是近一年里阅文的股价持续走低。从2018年年中到现在跌幅接近60%,腰斩大半。

甚至在阅文去年年报中显示,自有平台产品及自营渠道平均月付费用户相比前一年减少2.7%(30万),付费比率也从5.8%下降至了5.1%。结合阅文已经坐拥国内一半的网文用户,营收更是超过了市场规模的一半,让人不禁思考,这是阅文的问题似乎也是行业的问题。

这个在行业内深耕时间最久的人必须自救,无论是对于行业还是阅文。

吴文辉率先之举是收购了一批影视公司,从上游到下游针对网文IP影视化开发全方位掌控,当时他提了一个目标,做中国的漫威。而他也企图通过这些措施去复制一个”漫威影业“。

目前来看成效还不错,在2018年阅文全年50亿人民币总营收中,在线阅读业务仅增长了9%,但版权运营业务及其他同比激增100%,达到12.1亿人民币。

但这些似乎还不能完全打消人们的质疑,比如一位早期网文作者告诉剁椒娱投,阅文要成为中国漫威还差之千里,漫威之所以能成功是由于PGC的方式对IP和内容有着极强的把控力,读者和受众只知旗下的超级英雄却极少清楚背后的画手作者,这也是漫威一个IP能延伸几十年的原因之一。而这种情况在国内却是用户只认作者不认平台,随着一些知名作者流失后,后续的IP开发效果也会大打折扣。

“与其说阅文是中国的漫威,不如是说中国的集英社更为妥当。”

对此,吴文辉在起点十七周年活动上做了回应,他认为起点早期UGC的模式从在内容的产生和发掘上来说更有优势,会吸引更多的作家来创作作品。而后期阅文包括起点会从中对优秀的作者提供优质的扶持,把好作品变为好IP。也希望通过这种不断的扶持和开发来不断吸引作者对平台的粘性。

当问及阅文是否已经触及行业天花板时,他表示对于目前的市场来说,空间还非常巨大。长期来说会继续深耕内容,抓住现在95后、00后新锐的读者群,同时也会将作品进一步开发,把优势发挥出来。

面对来势汹汹的免费网文,吴文辉认为这个概念并不新鲜,目前相对来说免费阅读所向用户提供的内容相对来说是内容比较中等或者中等偏下的内容,跟精品阅读还是有区别,未来免费阅读和付费阅读是并行的。

“免费模式决定了书的质量,价格偏低,所以质量也是中低端的,从质量来看它成为一个好IP的可能性低一些。”阅文内容运营副总杨晨补充道。

……

除了针对质疑的一一回应外,吴文辉在起点十七周年分享会中正式推出了“百川计划”。宣布要在“原创内容”、“衍生分发”、“粉丝互动”上加大投入,进一步拓展粉丝经济与社区生态。

通过活动现场阅文产品运营副总梅仁杰的描述,更能通俗的理解“百川计划”。

“百川计划的第一部分是千万品牌曝光计划,这个计划是针对原创小说内容的,直白说就是:我们将投入资源帮助我们的原创作家获得更大范围的影响力。

第二部分是起点会以MCN机构的方式入驻个大平台,帮助创作者建立和运营自己的自媒体矩阵,培养自己粉丝和影响力。

第三部分是完善读者和作家的互动机制,鼓励用户以更多元化的方式支持自家作家、作品。”

在剁主看来,所谓百川计划即为阅文希望帮助平台作者建立自身的粉丝生态,平台以纽带来全方位的链接作者和读者;以MCN这种形式切入并且该机制完善后,会让作者对于平台产生更高的依赖性,从而间接加强平台对于作者和内容的掌控力。

另一方面,帮助作者建立自身的粉丝群体后,“鼓励用户以更多元化的方式支持作家作品”,则在从侧面瞄准了衍生品市场。

这或许是阅文在IP运营之外,开辟的另一市场。

在阅文的效仿对象漫威的营收中,衍生品收入要远高于电影票房和版权收入。以《复联3》为例,电影票房和电视&视频网站版权收入及DVD发行合计公为漫威带来了5亿美元的净收入,而每年漫威衍生品收入就高达10亿美金。

杨晨也以《全职高手》举例,当作品和作者有了自己的粉丝圈子之后,对IP价值以及衍生品收入有着巨大的影响。

除此以外,在面对阅文的边界,来势汹汹的免费阅读、目前是否触及了网文行业的天花板、以及版权运营、海外化等问题,吴文辉也做了一一回应。

以下是剁椒娱投等媒体针对吴文辉的访问实录,供君欣赏:

关于中国漫威

Q:阅文是中国的漫威,阅文现在更多的是和作者对接的模式,随着作者的流失,怎么看?

吴:最开始我们UGC的模式在内容的产生和挖掘上更有优势,因为以这种门槛更低的方式,会让更多的作家加入进来。

而后续这就是我们作为文学平台所要做的工作,就是在其中挑选出优秀的内容,作家和作品对它进行宣传和包装,让它成为市场中的大V,让他的作品变成重要的IP作品。我们把这一环顺利衔接下去之后我们也会接着开发,从IP角度更好的把产品开发出来。

Q:漫威在IP上下游有极强把控力,阅文在做中国漫威前做了哪些事?

吴:这方面我们一直在做各种方式的尝试,包括我们IP共营合同人制度,IP共同投资,合资公司,我们也在加强我们对于下游产品开发过程当中质量的把控,我们希望通过我们与开发商共同努力,希望能够把IP变得更加有效和质量更高,后续具有更强的可持续开发的能力,我想我们在下游应该还是会加大投入。

关于免费阅读

Q:免费阅读对行业生态有什么影响?

吴:免费阅读并不是一个很新鲜的概念,付费阅读是一个商业模式,这个商业模式之外还有大量盗版的网站,通过向读者提供免费的阅读获取广告收益,他们一直做的是侵犯版权的生意,去年开始一些网站他们通过签约版权的方式,通过免费阅读和广告的方式来获得收入,其实只是增加了对于版权上的采购。

目前我们来看,这个方式对于目前付费阅读短期是有影响,长期是一个非常利好的消息,意味着盗版的用户减少,吸引盗版用户过来,虽然他们也仍然看免费,让他们支持正版阅读,对于正版阅读来说是一个支持。同时,目前相对来说免费阅读所向用户提供的内容相对来说是内容比较中等或者中等偏下的内容,跟精品阅读还是有区别,未来免费阅读和付费阅读是并行的。

未来在整个市场中,应该免费阅读和付费阅读都会同时存在。

Q:阅文推出免费阅读的APP,主要是基于品牌影响力的提升还是基于潜在用户?

杨:我觉得市场上免费阅读产品出现意味着市场上确实存在市场空间,因为很多读者在价格上比较敏感,我们也会推出我们免费产品,希望能够承载这部分用户需求,最终它会跟我们起点等,会形成一个统一的产品矩阵,根据不同用户形成不同内容,对价格敏感的进行服务,我们希望能够做最全的内容服务,对我们阅文来说,是我们阅文的基础,这个是没有变的。

关于粉丝经济

Q:简单概括以下起点要做的粉丝经济?

梅:对于粉丝生态来说,我们不是在建设这个生态,而是在帮助作品怎么变成更好的IP,这个过程中,第一我们粉丝文化本身来说对这个作品的热爱。第二,我们在整个过程中也是帮助作品怎么变得更立体更丰满,比如我们推出来的角色、大事记,把作品中的场景、好笑的段子抽象出来,外面没有看作品的人能够更直观的了解这个作品。接下来我们会围绕这块东西产生更多的,比如更多同人的内容,还有音视频的内容。

Q:百川计划中的MCN具体是指?

梅:我们和别的MCN机构不太一样,我们更多是和作者合作,以及站在平台角度帮助作者运营,主体还是他们本身,而不像其他的MCN机构,自媒体产生的版权内容都是属于MCN本身,我们的是属于作者本身,我们做的逻辑还是说把这个IP塑造得更丰满更形象。之前我们对于一本书来说,只是在我们站内塑造了一个粉丝经济,塑造了一些书友圈。对外的知名度还是不够,通过MCN机构,我们希望通过它帮助作品做更多更好的宣传,使外界在它的延展过程中,有更多更有意思的事情,也是丰满IP。

Q:MCN机构会从哪些作者开始?

梅:我们现在的运营方式来说,最先还是大神和白金作者,等这个模式成熟之后,作为产品方我们会开发更多运营工具让作者更方便管理,他可能很方便一键生成一个活动,我们平台有很多奖品,他可以做粉丝的见面或者其他一些活动,我们在后面做一些支持。

我预计在明年的时候,我们会给所有的签约作者加入这个计划中。

Q:开展粉丝经济之后,是否还有其他的消费,起点想从哪个角度开发?

梅:在起点粉丝的付费率和非粉丝的付费率相差10%,对于我们平台来说,我们一直把我们收入分成两块,一块是订阅收入一块是增值收入,增值收入来自于打赏,还有投票、送礼物等等行为,我们希望通过粉丝经济的孵化,在这里面的收入逐渐提升,最终演变成更下游去转化,比如说周边。

Q:今天起点有一个主题要做粉丝经济,比如现在最火的《全职高手》它能够给阅文带来多大的收益?

杨:如果说收益的话,表面上的收益是我们延伸出来的各种版权价值,未来还会有动画和动画电影的收益,之后还会有各种影视的改编,这些都是表面上的收益。

我觉得更深层的是它把我们整个用户的生态给盘活了,用户他不再仅仅是读者,不再仅仅是贡献一个点击,而是成为一个粉丝,成为整个作品IP经济中的重要环节,使整个IP价值放大。并且当这群读者看别的书的时候,当他们参与到别的书的粉丝活动里面,其他的价值也随之放大,我觉得这也是起点的核心竞争力,当有这么一群粉丝和读者之后,其他的作者来到起点时,它能够产生更大的量级。

Q:《全职高手》IP收入目前能和订阅收入打平吗?

杨:IP它肯定在订阅的基础上有更大的放大,这个是肯定的。

关于阅文/起点

Q:阅文的边界在哪儿?有哪些是阅文现在不会想去做的?

吴:我想我们这家企业主要还是围绕以IP为核心,我们平台上我们会不断的发现和培养作家,帮助他们成长,让他们创作出更多的作品。这些作品怎么进一步更好的包装宣传,最后开发成更多的IP作品,我们主要以这个为核心来做相关的整个产业链上的延伸和开发,我们的主要业务范围也是围绕着这一核心点来做的。

Q:IP开发和付费阅读的收入是未来的主体吗?

吴:我觉得目前来说我们是以电子阅读收入为主的,但是我们的IP运营的收入其实在快速的增长当中,我希望未来他们能够达到并驾齐驱的程度。

Q:根据去年财报,付费用户开始出现下降,相关的营收增速放缓,是不是说明在内容付费角度,是要吸引新的用户还是?

吴:对于目前的市场来说,空间非常巨大,目前我们拥有两亿多月活用户,但是对于十亿网民而言有非常大的空间,中间机会还是非常多的。近期对于付费阅读来说短期有一些影响,长期来看整个市场非常看好,长期来说我们会继续深耕我们的内容,抓住现在95后、00后新锐的读者群,同时我们争取下一步作品做出进一步开发,把我们的优势发挥出来。

Q:现在阅文还需要做哪些布局呢?

吴:漫威十年前的时候也是IP公司,有很多漫画IP,通过公司合作,它的《钢铁侠》《复仇者联盟》等一系列的出现,从漫画变成更具体的形象,从好莱坞走向全球,我们的IP,包括我们今天看到的《全职高手》和《大王饶命》他们的作品质量不差,需要更多的更下一步的包括影视这些产业对于作品更大的发掘和包装之后,能够走向更多的用户圈层去,下一步工作是这一块。

未来我们会加大这部分的投入,包括影视方面的投资,我们会做各种可能的尝试。

Q:目前起点的作者收入在什么水平?

吴:整体呈金字塔状,不过去年在我们这里年收入十万以上的作家有一千余人,这样的数量还是很多的。

Q:如何在面对视频平台采购时掌握议价权?

吴:对于内容市场来说最关键的还是内容本身,最关键的还是你能不能推出一个高质量的内容,这个高质量的内容出现之后,平台先是他们非常重要的产品,他们自然也会愿意付出更高的价格,我觉得首先对于我们本身还应该是在于作品的质量本身,并不是靠量取胜,而是靠质取胜。

Q:今天是起点成立17周年,从盛大到腾讯现在又到阅文,这个过程中对这个网站的期许有没有变化?

吴:很简单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希望能够给读者提供一个很好阅读作品的平台,为作者提供一个发布作品的工具,这一点从过去到现在到未来都不会改变。现在随着公司变得越来越大,作家变得越来越多,我们能够为作家提供的支持和服务越来越多,我们现在可以做更多的作品,从作品本身变成IP的一个业务。我想更多的是帮助作品,帮助作家可以做的事情越来越多,但是一切都是从最开始的初衷出发的。

对于未来的话,从基础上也不会改变,我想更多的给作家提供更多写作上的支持,在IP上提供更多的帮助,为读者提供更好的阅读。

Q:如果有一天阅文被超越的话,你觉得可能是因为什么?

吴:一方面我们是内容公司,以IP为核心,内容公司来说时间是非常重要的价值,不断内容的积累和内容开发上经验的积累。另一方面,我们本身也是通过互联网工具对于传统文学本身是一个改变,而互联网是一个非常快速变化的市场,所以其实它本身具有高度变化性,如何在这样一个快速市场的变化中去抓住用户的口味同时适应用户的需求,这是我们要思考的。

虽然网络文学包括起点中文已经经过了十七年,但是这个过程当中无论是内容本身的种类品类已经发生了非常多的变化,包括阅读的形式,从PC到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本身也发生着变化,从作品本身一开始只是阅读,到它适应更多场景。网络文学通过17年时间已经走过了传统文学一百多年才能走过变化的过程。

我想这也是快速变化的市场,这个角度来说,我们需要及时的应对市场的变化,能够及时改变我们自身企业的经营来适应市场的变化。整体上来说,我觉得还是积极创新求变。

为您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