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层妖塔侵权案二审改判,陆川跟大哥姜文差距越来越大,尤指胸怀

今日头条2019-08-14 02:04:57

电影《九层妖塔》侵权案二审宣判,法院判定该电影侵犯了小说原作者张牧野(笔名天下霸唱)对该小说的保护作品完整权,并判令被告赔偿张牧野精神损失费5万元。而这项判决在16年一审时是没有的,当时只支持了张牧野关于侵害其署名权的主张。

保护作品完整权,这点还算说的过去,毕竟小说跟剧本还相差着十万八千里,再加上六七代导演个性极强的风格,不加点私活以为就不算自己的电影,改动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可以事先商量好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可是关于署名权的问题,确实是过分了,用了人家的小说还不注明来源,实在是说不过去。感觉陆川导演侵权还真不是一回两回了,之前议论他最多的就是侵权。

相信熟悉陆川的朋友大都因为这部电影,《可可西里》,也算是他的巅峰之作吧。当时这部电影荣获东京电影节评委会大奖,以及金马奖最佳影片,名噪一时。那时候的陆川才三十出头,可谓是年少成名。这种年少成名的经历看似与姜文相差无几,再加上两人之前合作过《寻枪》,可以说是姜文一手捧红他。所以那时候的媒体经常把陆川夸为第二个姜文。陆川也多次对媒体讲,姜文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人。但时间越久越能发现两人之间的差距,尤其是胸怀。

两人对知识产权的尊重可谓是天壤之别。前面所讲的陆川的巅峰之作《可可西里》当时就被人控告为抄袭。被指控有众多镜头抄袭了纪录片导演刘宇军执导的《我和藏羚羊——冰河在这里流过》。因为当时奖项已经颁布完毕,此事随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而大哥姜文对知识产权,知识分子的尊重,令所有圈内人员都敬佩不已。要论改原版小说改的最厉害的,非姜文莫属。姜文的电影几乎就是借来原小说的一个驱壳,在里面肆无忌惮的加入自己的私货。

像由张北海小说《侠隐》改来的《邪不压正》。由马识途的《盗官记》而来的《让子弹飞》。叶弥小说《天鹅绒》改来的《太阳照常升起》。当然《阳光灿烂的日子》改自王朔的《动物凶猛》,两人是十分要好的朋友这里就不多提了。就前面几位而言,姜文做的堪称极致。

首先出重金买下小说所有权是最根本的。当时姜文要拍《让子弹飞》,特意去看望90多岁的马识途先生,姜文说:要把你的《盗官记》拍成电影。老先生说张麻子谁演?姜文答:我。又问电影谁拍?姜文:我。马识途:好。随即准备笔墨纸砚,给姜文亲手送上自己贺诗。真迹的复印版在姜文的书《骑驴找马—让子弹飞》的尾页就可以看到。

再者姜文筹拍《太阳照常升起》,买完叶弥《天鹅绒》所有权后,跟叶弥,述平一起吃饭时,姜文跟作者叶弥讲述了电影的剧情,叶弥听后十分入迷,当时决定退还姜文买所有权的费用,经过再三推辞,叶弥依然决定不要报酬,非要给的话,就请姜文送她一筐萝卜吧。堪称一段佳话。

这就是姜文跟小说作者处理的关系。假如一名导演连知识产权,知识分子都不懂的尊重的话,很难想象他的电影能好到哪里去。

陆川能赶上姜文吗 (单选)

0人

0%

0人

0%

不能

投票

为您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