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谎言"第二季主创:角色引共鸣

Mtime时光网2019-08-14 18:27:32

《大小谎言》第二季剧照

时光网讯 《大小谎言》是HBO电视台出品的剧集,第一季由让-马克·瓦雷执导。该剧改编自莉安·莫里亚蒂2014年出版的同名肥皂小说,2017年春天播出的时候引发了剧烈反响,代表了一种时代精神,而且最终该剧分别获得了金球奖最佳迷你剧/电视电影和艾美奖最佳限定剧。

故事聚焦在一个未查清真相的暴力案件上,一群女人的孩子们在同一所学校读书,而她们之间的秘密正在逐渐涌出。这部7集的短剧原本应该是一个闭环,只此一部就完结。但观众们的热烈要求使得身在其中的每一个都开始重新考虑是否要改变原本的计划——包括妮可·基德曼、瑞茜·威瑟斯彭,她们二人都担任了该剧的制片人。

原作者想出了角色后续故事的大致框架,编剧大卫·E·凯利也回归该剧,负责操刀改编剧本,于是第二季便这样产生了——这一季引入了由梅丽尔·斯特里普饰演的玛丽·路易斯,她是上一季中由亚历山大·斯卡斯加德饰演的家暴男派瑞的母亲。最近,在洛杉矶,时光网记者采访到了剧中几位主演。以下为精选访谈内容:

因为原著作者有信心继续下去

角色心境转变产生共鸣:女人们开始相互扶持

Mtime:第一季结尾谜底已经揭开了,你们当时应该也认为就那样了。现在又有了第二季,你们知道要拍第二季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怎样的?你们拿到剧本之后是怎么想的?

劳拉·邓恩

劳拉·邓恩:从操作层面上来说,我们的做法其实相当奢侈,又机智。我们有原著作者莉安,她在某种程度上算是给我们又写出了一部短篇小说,这在电视剧界几乎可以被视为一部剧的圣经了。而在这部短篇小说的基础上,大卫·E·凯利又改编出了剧本。我们每个人都得到了这本短篇小说,或者可以叫它圣经。

它没有出版,只是为了给第二季打个基础——因为我们都说过,如果不是莉安来写故事,我们就不演第二季。她觉得第二季人物命运应该这样发展。我认为能有这样一个开端是很美好的。

这一季的人物在情感上做了深化,因为剧情的推动力不再是探究“谁做了这件事?”我觉得现在你可以从一个非常个人化的角度来深入了解故事,喜欢这些角色的观众们一定会非常期待的。

Mtime:瑞茜,《大小谎言》很大一部分都在讲缠绕心间的愧疚——不仅仅是派瑞的死带来的愧疚感,还有你饰演的角色对婚姻的愧疚。你作为演员在尝试这样的戏份时会觉得很有趣吗?这是不是这个故事吸引你的一大原因呢?

  

瑞茜·威瑟斯彭

瑞茜·威瑟斯彭:我觉得,不管你是不知道该怎样做母亲,还是不知道该怎样处理爱情或者友情,亦或是你遭受了性骚扰或者家庭暴力,书中所写的种种故事都能够吸引你,只不过是从女性的视角切入的。

所以,我们在第一季中塑造玛德琳这个人物的时候,原本书里没写她的婚外情等等一系列事件,但我们想让她也藏有自己的秘密,不可告人。我们想达到的效果是每个人都在众目睽睽之下隐藏着自己的秘密。

我觉得第二季讲的是创伤后的恢复,以及你要学着用更清晰的视野看待自己,并且要弄明白其实事情正在发展前进。随着剧情发展到后半段,玛德琳会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更多的反省反思。

Mtime:角色应对愧疚感和创伤的机制和过程会令你产生共鸣吗?

谢琳·伍德蕾

谢琳·伍德蕾:我觉得创伤是非常个人化的经历——同样的事情对不同的人会产生不同的影响,有可能造成创伤,也有可能不会。但作为一个在美国长大的人,我觉得创伤带来的很多问题都是因为大家不怎么谈论它。

人们普遍认为这是非常孤独的经历,不会选择参加团体治疗或者团体交流,甚至不愿意进行一对一的交流来治愈自己。我觉得这是我们当下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因为不管是小时候还是现在,有些经历都会令我们受到伤害。

我们的情绪依然会受到过去的创伤的影响,年龄其实一点都不重要。我觉得这部剧在讲述秘密时就挺符合这一点的,我都能产生共鸣。

Mtime:你们会如何描述自己的角色在两季剧情中所经历的命运起伏?

谢琳·伍德蕾:我觉得这一季对简来说是一个治愈的过程,她开始向前走了,过上了一种跟过去几年很不一样的生活,不论是她还是小齐。这并不是毫无代价的——也要经历艰难困苦。

但这是她坚定地要走下去的方向。我知道她在第二季并非变得无畏了,她只是接受了自己的恐惧,并且一点点地消磨它,这样她才会觉得自己有力量去直面自己的恐惧,而不是被吓倒。能演出这个过程,我觉得是一次很美好的经历。

劳拉·邓恩:我想说经历了这次灾难性的创伤和死亡事故之后,我们的角色在哪里离开就在哪里回来。有了那样的经历,这一季的故事里既讲述了那个事件导致的创伤后应激反应,同时也展现了这些共同保存秘密的女人们的团结,她们互相扶持着走过那段阴影。

所以,关于雷娜塔这个角色,她经历的是重新进入同样的特权阶层的过程,那个她可以控制的,处于顶层的世界,只不过经过这次事件以后,现在她不再是一个局外人了。现在她是被邀请进来的,我觉得正因如此,她对其他女人的态度才会在某种程度上软化下来。

她总是要保持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因为其他人总是对她指指点点,现在她觉得自己融入了大家。所以,第二季她的经历是以这样的状态开始的——不过还有些其他因素把她的生活搅得一团糟。

为您推荐更多